在先秦吃一顿饭是什么体验?肉不能吃就算了,就连蔬菜都少的可怜

在先秦吃一顿饭是什么体验?肉不能吃就算了,就连蔬菜都少的可怜
原标题:在先秦吃一顿饭是什么体验?肉不能吃就算了,就连蔬菜都少的可怜 提起先秦时代的饭菜,很多人对它的印象是“很丰盛”,尤其是其“健康无公害食材”,令今人无比憧憬。许多火热的“穿越剧”“穿越小说”,写“穿越”到先秦时代的饭局时,也都照着“香喷喷”的路数来。但倘若真有人“穿越”到先秦,他的第一反应是吃不惯先秦的饭菜。 关于先秦的“健康无公害”伙食,可以先看一看食材。以吃货们感兴趣的肉食来说,《礼记》有句话:“诸侯无故不杀牛,大夫无故不杀羊,士无故不杀犬豕,庶人无故不食珍。”即使“士”这个阶层,肉都不能随便吃,牛羊肉更是贵族们都难得享用的奢侈品。至于普通百姓,春秋年间的越国百姓就能现身说法:当时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,拼命奖励生育,奖品是若有百姓家生了男孩奖励一只小狗,生了女孩奖励一头小猪。这都已经是特殊年代的重赏了。搁在其他年月,就算是风调雨顺,普通百姓也难得闻一次肉味。 与肉食相关的,还有先秦年间的蔬菜,其中最常见的是葵、藿,一直到汉代乐府诗里都常出现。《十五从军征》里的老兵回家,就看到空荡荡的宅院里“井上生旅葵”,吃饭时“采葵持作羹”,属于普通百姓家常见的配菜,饥荒时还可以充当粮食。类似意义的还有蔓菁,汉代时闹饥荒,就常“种芜菁以助人食”。以《齐民要术》的形容说“一顷乃活百人耳”,属于“渡荒”的宝贝。 汉朝尚且如此,放在先秦年间,这类菜食基本就是百姓的家常饭了。战国纵横家张仪有原话为证,“民之所食,大抵豆饭藿羹”。正常年景里有“藿羹”这样的菜汤,就算是好日子,至于味道,基本可以想象。 然后看主食,战国时北方的主食是粟米,南方主要是稻米。另外还有小麦,虽然春秋战国时期也在北方种植,但以《吕氏春秋》等记载,那都是诸侯贵族享用的。 值得一提的是,现在常见的韭菜,汉代时才普及种植,春秋战国年间基本找不到。另外作为副食品的豆腐、豆酱、豆芽,也同样是汉代才有,先秦时代同样是别想。芹菜、菠菜、胡萝卜这些熟悉的蔬菜,也得等着汉使们从西域带回来。对比汉朝就知道,先秦的食材有多单调。 而以炊具说,战国时煮肉主要用“镬”,大一些的用“鼎”,还有蒸饭用的“甑”,烧水以及蒸干食用的“甗(yǎn)”。基本上除了煮就是蒸,今人熟悉的“煎炒烹炸”是没有的。而且就算能煎炒烹炸,调料也少得可怜,大致就是葱和蒜。就这样一顿饭,往往也只有贵族宴席上有。先秦说的“列鼎而食”,就是指把做好的食物放入鼎内。以《礼记》的说法,战国的“高峰宴会”,有烤肉(炙)细肉(脍)肉酱葱等各种美食。孟子曾感慨这些宴会“食前方丈”,简直奢侈到极点。 细细对比就会发现,这类“奢侈”食品,倘若一位现代人“穿越”过去,列席在其中,恐怕就是食欲再强,也咽不下几口。两千年来文明进步的脉络,古代普通百姓的寒苦,一个简单的“吃什么”问题,就会有多少切身体会。 有趣,有料,有深度 作者|张 嵚 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